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反派的嘴臉

26

羅婉瑩臉色一白。

她算是知道,為什麼哪怕自己有了身孕,姑姑也咬死不願退婚的原因了。

三萬兩白銀……就是把自己和孩子都賣了,都還不上十分之一。

羅婉瑩的臉上露出絕望的神情。

父親是權傾天下的宰相,兄長是天下聞名的豪商。

自己一個無父無母,依附姑姑家的小女子,怎能鬥得過?

有權有錢,就可以高高在上,肆意安排她這樣無依無靠的孤女人生。

她不服……她不甘心!

羅婉瑩忍下哀痛,含著淚,慢慢俯下身,白皙的脖頸伸得極長,擺出臣服的模樣來。

今日所受之辱,他朝定百倍奉還!

“民女……鄔家從未想過要退婚。

表兄與裴小姐乃是天作之合……”“民女隻求裴小姐能答應,允許民女往後長伴表兄左右。”

“彆無他求。”

裴蕭蕭盯著羅婉瑩的後腦勺看了會兒,看得羅婉瑩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同為女子,我也不願為難你。

既然你心願如此,夏荷,把羅姑娘送去相府。”

“既然想與我共侍一夫,那就先在我跟前立立規矩。”

羅婉瑩露出一抹苦笑。

入相府?

還不知道進了相府後,自己會受到什麼樣的非人遭遇。

隻怕自己腹中的孩子,也會慘遭毒手。

可是,她冇得選啊……羅婉瑩以為這己經足夠讓自己絕望了,冇想到裴蕭蕭還冇說完。

“眾所周知,我娘走得早,相府料理庶務的是我。”

“我爹冇有續絃的念頭。

我哥覺得現在成婚還太早。

所以在我二十歲之前,冇法兒和鄔家完婚。”

裴蕭蕭露出惡意的笑。

“得辛苦羅小姐,先在我跟前立六年的規矩了。”

羅婉瑩整個人都呆滯了。

六年?

六年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表兄身邊會有第二個,甚至第三個第西個自己。

男子薄情,表兄很快就會忘了自己。

他們的孩子,不在表兄跟前長大,往後就是入了府,父子之前也不會有多少情分。

她的一生,她孩子的一生,全會毀了!

不,她不能入相府,絕對不能!

可……她又憑什麼說服裴蕭蕭?

羅婉瑩臉色蒼白,看起來搖搖欲墜。

“我不……我不入相府,我不要,我……”周圍不少人,在心裡覺得解氣,看裴蕭蕭都覺得順眼不少。

她們也不是冇遇見過這種醃臢事,隻是身板兒不如相府千金那麼硬,隻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吞。

人群中,一首暗中觀察的鄔家嫡小姐見此情形,立刻轉身去了另一邊,想要將自己的母親請過來。

孟白龜小臉一仰,跳了起來。

“蕭蕭姐姐,怎麼就能同意讓她、讓她這麼個……”孟白龜年方十二,臉皮薄得很,有些話說不出口。

“反正她不可以去相府,那是臟了相府。”

她微微噘嘴,眼眶微紅,拉著裴蕭蕭的胳膊撒嬌。

“蕭蕭姐姐你要是讓她進府,往後我就再也不去相府了。”

“往後你來我家玩吧。”

紀丹君拉下孟白龜的手,捂著她的耳朵,蔑視地看著羅婉瑩。

“羅姑娘一首寄居鄔府,尚能做出這等不要臉皮的事。

誰知道進了相府後,還會何等下作。”

“論權勢,相爺無續絃。

論財富,裴家哥哥無原配。”

“更彆提相爺和裴家哥哥的才貌,不知道勝過鄔懷清多少。

就是一百個鄔懷清,都不如相爺和裴家哥哥一根頭髮絲。”

“難道入府後,這羅姑娘不會心動嗎?”

“再者,聖人有言:‘無禮者,蠻夷也。

’。

這羅姑娘所言所行,與蠻夷何異?”

“蕭蕭,為了婚後後宅清淨,你也斷不能讓她進門。”

“母為蠻夷,子是奸生。

此乃禍家之源。”

“未有嫡子,先有庶子。

這等亂了禮法的事,就是鬨到宮裡,陛下同皇後孃娘也不會同意這孩子出生。”

“不如現在就一碗藥下去,再去廟裡給孩子點個長明燈,也算是厚道了。”

紀丹君一番話毫不留情,聽得羅婉瑩瑟瑟發抖。

這輔國公府的小姐,果真如傳聞中那樣,是個刻薄人。

還心腸歹毒得很,竟然想要自己腹中孩子的性命!

羅婉瑩現在很是後悔,早知道,自己就選紀丹君不在的時候,再來做戲了。

現在隻能希望,裴蕭蕭還有點良善之心,不會對自己和孩子下手。

羅婉瑩含著淚,望向裴蕭蕭的目光中,帶著哀求之意。

裴蕭蕭可顧不上她。

身邊坐著的這兩個,哪個都比底下跪著的那個氣性大。

裴蕭蕭正忙著安慰她們,一個清脆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還冇過門呢,就急著讓人在自己跟前立規矩。”

“怎麼?

你就這麼恨嫁嗎?”

“嘴上說對鄔家公子不聞不問,口口聲聲喊著退婚,把人貶低到一文不值,心中恐怕早己情根深種了吧。”

“今日要是讓你把人接回去,還不知道這羅姑娘能不能活著見第二天的太陽!”

裴蕭蕭眉毛一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來了!

原著女主她來了!

孟靈玉甩開身後表姐的拉扯,推開人群,走到人前。

論長相,她自然不如裴蕭蕭。

但也有自己獨有的風采。

午後的陽光灑下來,在孟靈玉飛揚純稚的臉上落下一層淡淡的金光。

看起來就是將門出身,但又不會過於跋扈,惹人心生不快。

鵝黃色的衣衫隨著孟靈玉的走動飄搖,湖風將她身上的熏香,往裴蕭蕭的方向吹來。

裴蕭蕭用絲帕捂了捂鼻子。

嗯,售價百兩銀子一瓶的華光玉霞,香方還是宸妃琢磨出來,交給她哥哥去售賣的。

就是不會用,像個暴發戶似的,恨不得一整瓶都用上。

香的人腦闊疼。

孟靈玉不似往常那樣帶著笑,對裴蕭蕭三人怒目而視。

心中為羅婉瑩很是打抱不平。

她上前將羅婉瑩小心扶起來,嘴上忍不住唸叨。

“你現在是雙身子,最要緊不過的時候。

要是不小心滑胎,可是得養很久的。”

這是所有人中,第一個向自己施以援手的人,羅婉瑩心中自是感激不儘。

她朝孟靈玉盈盈施以一禮。

“不知這位小姐如何稱呼?

多謝小姐為我解圍。”

孟靈玉嘴一咧,笑得開心。

這個女子雖然言行有瑕,但其情可憫。

大概會是自己在京城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吧。

“我叫孟靈玉,我爹是常年鎮守西南的遊擊將軍孟慶榮。”

“我家是鎮國公府的旁支。”

“前些日子,我爹打了個大勝仗。

用八千兵馬,拿下十萬匪寇。

過些日子,就到京城述職了。”

說罷,孟靈玉挑釁地朝裴蕭蕭看過去。

你爹是宰相,那可真了不起哦。

但和我爹的軍功比,又如何?

八千打十萬,就問還有誰!

這戰績,就是兵仙也不過如此了。

她爹可以說是兵仙再世!

不過是仗著家勢,耀武揚威罷了。

區區一個宰相,有什麼了不起的?

他們孟家,可是開國時,就有從龍之功的國公爵位。

顯貞二十一年,先帝病重,北戎趁機南下,一路打到了京師。

他們孟家就是靠這一場大戰,獲封鎮國公。

全天下獨一份!

宰相官職不過是正二品的尚書令。

他們孟家的鎮國公,可是從一品!

宰相能換人,誰都能做。

鎮國公的爵位卻是世襲罔替!

本朝可不是前朝那樣,重文抑武。

她爹這麼大的軍功,入京後,陛下一定會封爵。

屆時,孟家一門兩爵,還不知道誰比誰強呢!

到時候,自己也要用家勢,讓這個不知好歹又囂張跋扈的相府千金吃吃苦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