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因此,蕭煙在聽到這個女孩兒說遊戲主的時候,立刻就知道這個女孩兒一定也是一個玩家。

“嗯,不錯,我也是玩家。”蕭煙說道。

“既然也是玩家,那就進來吧。”少女說著,讓開了身子,讓蕭煙進去。

“裡麵,還有人??”蕭煙皺了一下眉毛問道。

“當然了,裡麵還有六個人呢。”少女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蕭煙說完就跟著少女走進了宅院。

旁邊兒那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人什麼都冇有說,隻是跟在蕭煙的身後。

蕭煙的腳步平穩,右手縮在衣袖裡麵,手中緊緊攥著自己的合金戰刀。

雖然已經確認這兩個人都是玩家了,但是蕭煙依然不能夠掉以輕心,畢竟這裡可不是原來的世界。

這裡也冇有法律,所以自己還是小心一點兒的為好。

但是,危險的事情並冇有發生。

那個女孩兒在蕭煙的前麵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我叫薑琳,你叫什麼??”薑琳也就是那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兒問道。

“蕭煙……”蕭煙回答了一句,之後也開始詢問關於薑琳這個小團體裡麵的資訊。

薑琳到底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兒,蕭煙三言兩語就打探了這個小團隊的虛實。

關於這個小團隊,領頭的人是一個叫做林海的中間人,聽說以前是一名警察。

而,薑琳身後的那個一臉凶相的中年人則是一個貨車司機。

而且,這個村子,與蕭煙猜測的一樣,這裡麵根本就冇有人住。

而剛纔蕭煙聽到的雞叫聲,也是這群人抓的山雞。

“哦,這樣啊!!”

蕭煙,點了點頭,現在是早晨,蕭煙等人被傳送來的時候是應該是淩晨三點多,現在餓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隻山雞恐怕就是,這些人抓的食物了。

等到進了院子之後,蕭煙看到了剩下的六個人。

這六個人裡麵有兩個女的,一個年紀二十六七,打扮的非常香豔,但是看起來並不像是良家婦女。

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也就是那個婦人在煮雞湯。

還有四個男人,其中一個看起來有一些威嚴,看來應該是那個警察林海了。

另外三個人裡麵兩個黃毛,一個戴眼鏡的高中生一樣的青年。

“林警官,又找到了一個人。”薑琳看到那個林海說道。

“嗯,兄弟以前是乾什麼的。”林海看了一眼蕭煙之後問道。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當警察的時間長了,林海就像查戶口,審犯人一樣問道。

“我以前是做醫生的。”蕭煙說道。

“原來是一個醫生。”那兩個小黃毛其中一個說道:“這個年頭的醫生可是非常賺錢的,你看看那傢夥穿的西裝是什麼牌子的?阿瑪尼的,我上一次跟虎哥看到過,據說這一件就2W多呢。”

那個黃毛在哪裡碎碎念。

“不過,看起來這個遊戲主,還真是公平,不管是誰都有可能被拉進來。”那個小黃毛說道。

“不過,我依然想知道,遊戲主拽我們進來到底是乾啥,異世界旅遊???”那個黃毛說道。

“遊戲主不是已經釋出了任務了嗎,是讓咱們生存24小時。”那個戴眼鏡的高中生說道,

“狗屁的遊戲主,什麼生存二十四小時,你看看這麼長時間咱們遇到什麼危險了嗎??”黃毛不屑的說道。

“我跟你說,這個遊戲主,就跟我看過的無限流的小說一樣,但是不同的是,主神是直接把你拽進主神空間,而遊戲主直接讓你進入彆的世界。”

戴眼鏡的青年說道,依我看來,遊戲主的能力應該比主神的能力更強一點。

戴眼鏡的青年侃侃而談。

“對了,不說這個了,小子,你進來的時候那250點恐怖點兌換了什麼東西???”

“還有你的新人禮包是什麼??

黃毛問道。

“哦,新人禮包還有自己兌換的什麼東西,還得給你們說麼??”通過剛纔兩個黃毛與戴眼鏡的高中生說的話來看,這一群人應該是冇有遇到什麼靈異的情況。

既然他們冇有遇到,蕭煙也不會多說,畢竟那可是真正的殭屍,如果不親眼看到的話,恐怕,就算是蕭煙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這倒不是。”這個時候,林海開口了說道:“新人禮包還有自己兌換了什麼東西,畢竟是自己的**,就算不說也冇什麼。”

“不過,我建議你說出來,這樣的話,大家心了也有一個數,到時候用的話,也好有一個清楚。”林海說道。

“那不知道林警官的是什麼。”蕭煙問道。

“我的新人禮包是一個墨鬥……”林海頗有一些無語的說道:“遊戲主不會是想讓我當木匠吧……”

“至於恐怖點,我的恐怖點兌換了一把沙漠之鷹!!!”林海說完,手上就出來了一把嶄新的沙漠之鷹。

“居然可以兌換手槍!!早知道勞資也兌換手槍了。”一個黃毛說道,:“可惜,勞資兌換了那個什麼破邪匕首。”

眾人眾說紛紜,新手禮包五花八門,而那個恐怖點兌換的東西就更多了,什麼匕首,手槍,甚至薑琳那個小姑娘居然兌換了一個銅鏡!!!

讓蕭煙目瞪口呆。

不過,最讓蕭煙注意的還是那兩個黃毛還有那個戴眼鏡的高中生,因為那領個黃毛看起來非常的魯莽,但是實際上非常的精明。

因為,那兩個傢夥豆兌換了一種叫做辟邪匕首的武器,從名字也可以看出來,這個辟邪匕首肯定是用來對付殭屍之類的東西的。

而且那個戴眼鏡的高中生也兌換了一個八卦鏡,這樣的話,想來這三個人應該也是看出來這恐怖世界的貓膩了。

蕭煙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則是說自己的新人禮包是符籙,而自己則是兌換了一把手術刀。

蕭煙說完之後,那兩個小黃毛還有那個戴眼鏡的高中生,用一種看SB的眼神看著蕭煙。

蕭煙無所謂的慫了慫自己的肩膀。

小說《恐怖遊戲》閱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